黑龙江网硕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特大危害珍贵野生动物案告破: “洗白”金丝猴倒卖50万元
你的位置:黑龙江网硕科技有限公司官方 > 就业服务 > 特大危害珍贵野生动物案告破: “洗白”金丝猴倒卖50万元
特大危害珍贵野生动物案告破: “洗白”金丝猴倒卖50万元
发布日期:2020-11-14 21:16     点击次数:85

一只小川金丝猴抓着空中的链条荡到玻璃边,张嘴“啊啊”地叫着。多只成年川金丝猴聚在一起坐在高处,谨慎打量着玻璃外的人类。距离它们不远处,还有几只小熊猫“邻居”。

这些本该在大自然生活的野生川金丝猴和小熊猫,是四川省雅安天全森林公安从山东和安徽省解救回来的,目前安置在雅安的一个动物园里。

据四川警方2月22日通报,在“12·3”特大危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中,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5人,查获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川金丝猴18只、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小熊猫17只。据介绍,这起案件也是公安部督办的案件。

据警方透露,在这起特大案件中,已经形成了一个野生动物的非法隐秘交易链:不法猎人盗猎川金丝猴和小熊猫,以1500元到上万元的价格卖给中间人李某父子;李某父子转手将这些野生动物卖给安徽铜陵等地的5家私人动物园;动物园“洗白”后以高价出售,价格高达8万元到50万元。

在此起案件中,至少有1只川金丝猴和10只小熊猫不幸死亡。

2021年6月22日,被解救的金丝猴暂时安置在雅安的一个动物园。新京报记者杨雪摄

“紧急解救”

最先被救下的是3只小熊猫。

2020年12月3日深夜,在雅康高速雅安天全高速服务区和天全高速收费站站口,四川雅安市天全森林公安的办案民警将两辆商务车拦下。

办案民警冯志远说,当他拉开其中一辆商务车的车厢时,一股恶臭扑面而来。他把车厢里的笼子拽出来,掀开黑色的罩布,灯光下,能看到小熊猫们缩在笼子里,三双圆溜溜的眼睛惊慌张望。

60余岁的涉案人李某华向警方承认,3只小熊猫是他们刚买来的。李某华还称,他和儿子李某秋等人,当天下午从绵阳出发,开了两辆商务车来到雅安。他们与人约好在天全县高速路出口附近交易,刚交易完就被警方抓获。

把李某华父子等人控制起来后,警方又连夜赶往绵阳方水镇白玉村,这是李某华临时圈养野生动物的养殖场。

在李某华的临时养殖场,办案民警们又找到4只活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川金丝猴,另有一只已经死亡。

据冯志远介绍,李某华早年间和人合伙开养殖场,养的就是猴子。2006年,他因为非法贩卖野生猕猴,被判了十多年。

第一次出狱后,没多久李某华又因为非法贩卖野生小熊猫“二进宫”,被判处有期徒刑数年,直到2019年7月6日才刑满释放。

作为本案的核心人物,李某华的核心资源是手上掌握的大量人脉。据警方介绍,李某华做这一行约20年,上家下家都有关系,这些人有QQ群之类的联络方式。

有了这样的社会关系,又有养殖动物的“专业能力”,2019年刑满释放后,李某华很快重操旧业,“他自称曾有‘同行’出月薪两万请他去养动物,他没答应。”

据警方透露,早在2020年4月,就发现李某华父子等人,长期在川内各市州大量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从中获利。经过一年半的跟踪调查,警方决定收网。

警方解救的野生川金丝猴。受访者供图

盗猎的“老猎人”

据李某华向警方交待,上述3只小熊猫是从一位“猎人”龙某军手里购买的。

龙某军是一位资深“老猎人”,专门在康定附近搜罗小熊猫。据警方调查,龙某军擅用绳套,多只小熊猫都是他在山里设套捕猎而来。除此之外,他还从其他猎人手里收购野生小熊猫,再转手卖给李某华。“攒够三四只,就会卖给李某华,转移到李某华在方水镇的养殖场。”

除龙某军外,另一个给李某华供货的上家马某曹,也是一位资深“老猎人”。马某曹主要在四川省平武县套抓盗猎川金丝猴。从2020年4月起,马某曹陆续卖给李某华18只川金丝猴。

有一次,马某曹抓了四大一小5只川金丝猴,只收了李某华4只的钱,“买4送1”。

在两人看来,李某华交友广泛、出手大方,更重要的是,他总能很快出货,这也让他们之间的交易越发频繁。

警方调查发现,李某华从这些不法猎人手中收购小熊猫的价格大概是1500元至3000元,川金丝猴均价不到1万元。

李某华知道自己干的是什么买卖,交易中,他会用暗语交流信息,比如“长尾”代指川金丝猴,“小猫”代指小熊猫。“干活”时,一辆开道车、一辆运货车是他的标配。

四川雅安市天全森林警察大队办案民警祝灏说,从猎人们手里接货时,李某华会开两辆商务车。“接了金丝猴,先送到自己的养殖场里。等找到下家、需要长途运输时,再用大货车跨省运输。”

据警方介绍,在长达一两千公里的运输之路上,李某华会保持开道车和运输车中间“一定有一个服务区或者高速路出口”的距离,通常是在夜里行驶。如果前面的开道车遇到盘查,后面的运输车就会立刻开下高速。

在李某华被抓获后的两天内,马某曹与龙某军被警方陆续抓获。

被警方挡获的野生小熊猫。受访者供图

多地5家动物园涉案

警方调查发现,就业服务“12·3”案中,从李某华手里卖出的小熊猫,基本流向了山东莱州金波动物园、山东烟台龙口动物园、山东临沂市兰陵宝山前动物园以及江苏南京金牛湖动物园。

2021年4月,办案民警先后抓获莱州金波动物园负责人刘某和在烟台龙口动物园法人代表吕某波。

山东临沂市兰陵宝山前动物园老板谷某强,迫于压力到安徽省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蒿沟派出所投案自首。南京金牛湖动物园负责人官某被抓获后,已经被移交当地公安机关。

记者致电以上4家动物园,除山东莱州金波动物园外,无人接受采访。

“刘某之前确实是我们的员工,负责动物繁育,但是(买野生小熊猫)这件事是他的私人行为。”莱州金波动物园相关负责人称,此事与园方无关,园方也并不知情。

而所有的川金丝猴都被安徽铜陵市动物园买走。

据警方介绍,李某华是经朋友介绍,找到了安徽省铜陵市动物园的管理人员,提出要把非法获取的野生动物贩卖给对方。“出于风险考虑,对方一开始并未同意。李某华就带着蜂蜜、虫草等土特产多次上门,最终取得对方信任。”

2021年1月15日,天全县森林警察大队民警连夜驱车2000多公里,将铜陵动物园实际负责人沈某等3人抓获。

一周后,铜陵市动物园涉案的13只川金丝猴被带回雅安市碧峰峡寄养。至此,共解救川金丝猴18只,其中包括一只死体。

新京报记者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沈某的父亲沈某喜,2014年5月曾因犯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记者多次试图联系铜陵市动物园,该动物园登记注册信息上的手机号码无人接听,座机则显示为空号。

据警方透露,目前涉案的全部15人中,有7人系动物园收购负责人。

2021年6月22日,被解救的小熊猫安置在雅安的一个动物园。新京报记者杨雪摄。

“洗白”金丝猴卖到50万元

据了解,包括安徽省铜陵市动物园在内,本次涉案的5家动物园都属于私营性质。

铜陵市动物园此前曾号称“安徽省最大东北虎、金丝猴养殖基地”。2014年,时任该动物园园长沈颖曾告诉媒体,“园内总共圈养的大小动物有800多只。”

根据我国相关规定,无论公立还是私营动物园,首先要拿到《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才能合法养殖规定范围内的各项野生动物。

“种类、数量都要登记,根据要求,都要现场检查。此外,新出生和死亡都需要报备。”四川省林业系统一位专家介绍,在合法驯养繁殖的基础上,如果涉及动物交易,卖方还需要取得《野生动物经营利用许可证》,“现在为了加强监管,除了有经营许可证外,每一笔交易必须取得相应的批文。”

国家一级、二级保护动物要进行销售,往往还有更苛刻的条件。“二级保护动物需要省级批文,一级需要国级批文。”上述专家进一步解释,只要有批文,销售这些动物就是合法的,“相关手续齐全,买方就不太会追究动物来自哪里。”

这种解释得到了下游买方的确认。“我们从铜陵市动物园买过金丝猴,所有的手续都是齐全的。”国内某公立动物园工作人员谢然(化名)说,猴子买来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他们也曾怀疑过来源问题,“人工繁育和野外捕获的,在动物行为等表现上是有区别的。但因为手续齐全,我们也不好说什么。”

“金丝猴不好繁殖,有些有能力繁殖的单位也不一定出售。目前,铜陵市动物园基本上是市面上唯一有金丝猴合法出售的单位。”谢然进一步解释,“当时我们想买一些动物,所以在全国范围内搜寻,其他都还好,但金丝猴这种动物基本上只有这家才有售,所以价格基本也是被他们炒起来的。”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目前拥有合法手续的小熊猫市场价是8万-10万元,川金丝猴50万元。

“这些动物进了私营动物园,再卖出去身价暴涨,核心原因是被‘漂白’了。”天全县森林警察大队大队长王勇说,以铜陵市动物园为例,2020年就有多笔珍稀野生动物出售记录,铜陵市动物园最近最大的一笔交易,是以249万元卖出5只金丝猴。“包括这笔交易在内,每一笔手续都很齐全。”

多名林业系统资深从业人员认为,私营动物园能如此轻易地“漂白”非法来源的野生动物,与未能形成相对细致的管理体系有关。

“有些地方会做得好一些,比如专门做一个网络平台,所有的动物都要在平台上报备更新,无论是出生还是死亡,专家都要到现场核查。动物的总数也是要定期核查更新的。”四川林业系统的一名工作人员称,但现实中,目前并不是每个省份或者城市都能做到,要想堵住漏洞,“就必须建立一个细致的,能及时更新的台账。”

新京报记者杨雪编辑袁国礼校对刘军



相关资讯